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轻与重的对立和转换——读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有感

轻与重的对立和转换——读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有感
轻 和 重 是一对反义词, 轻 总是使我想起轻松、轻快之类的形容词, 重 总是让我想起沉重、负担一类的词。但在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一书中, 轻 意味着逃避、背叛、绝对自由, 重 意味着责任、忠诚、道德的约束。 轻 与 重 像是矛盾的两个方面,既对立又同一,并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换。
一、轻与重的对立
首先 轻 与 重 的对立体现在托马斯向往性自由和特蕾莎对爱忠贞之中。
托马斯是一个生命之 轻 人物,他无视传统价值观和世俗伦理道德,他背弃婚姻,放弃抚养儿子。他和他的情人保持着一种 性 ,因为在他眼里爱与肉是分离的。特蕾莎属于生命之 重 人物,她对的忠贞与信念,对丈夫的宽容和忍受,在之中充盈着忧虑。托马斯一方面接受了特蕾莎成为了自己的妻子,一方面却无法对爱情忠诚,始终保持与情人们的肉欲关系。特蕾莎不仅要求自己忠于爱情,她也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忠于爱情。
其次 轻 与 重 的对立体现在萨宾娜的逃避和弗兰茨的追寻中。
萨宾娜是具有强烈的背叛现实、争强好胜、富有激情生命之轻人物,她脚下如同一条漫长的背叛之路,每一次新的背叛,就像一桩罪恶又像一场胜利,时刻在诱惑着她。萨宾娜在背叛中度过了一生,每一次的背叛都令她激动不已。而弗兰兹聪明善良,但他又是软弱的。他和妻子毫无爱情基础,却愿意承担起家庭的责任。但当他遇见萨宾娜时,他仿佛看见了爱情的模样,因此他可以放弃婚姻,选择追寻萨宾娜。但萨宾娜选择逃避,逃避婚姻的束缚。她认为这种被赋予了法律意义的爱,更像是包袱。
二、轻与重的转换
首先是托马斯对特蕾莎的爱由轻转换成重。
一次是特蕾莎看了他给其他女人的信,只身回到了布拉格。托马斯终于摆脱了她,周六的夜晚开始了,他第一次独自在苏黎世漫步,深深地呼吸着自由的芬芳。他和特蕾莎了七年,每走一步她都盯着,现在终于解脱了。他轻盈地几乎要飞起来,他置身于巴门尼德的神奇空间,他品尝到了温馨的生命之轻。但是到了星期一,同情心又使他变得沉重,他回到布拉格,回到特蕾莎身边,再次走向了灵与重。第二次是当托马斯一篇被内务部调查,说他诬蔑共产主义,他放弃医生工作以示抗议,他也由此走向 轻 :恢复和女人们的性关系,重回身体本身。如同给自己放了假,虽然这带来的是身体疲惫和精神空虚。可当他发现这也给特蕾莎带去痛苦时,他回到了她身边,重视特蕾莎的感受,再次走向了重。
其次是弗兰茨对萨宾娜的爱由重转向轻。
弗兰茨长相很好,学术事业也处于巅峰时期,他的傲气与锐气使同事们害怕,然而他却天天担心萨宾娜的离去。他和妻子离了婚,他想对萨宾娜忠诚,他想在他的生活中为萨宾娜创造出一块独立的天地,一片纯净的禁区。这是他愿意承受的 重 。萨宾娜却无法接受这种公开的爱,她的是未知的爱,所以她选择离开弗兰茨。当萨宾娜离开弗兰茨时,弗兰茨惊讶地意识到自己并不特别,萨宾娜的物化存在并没有他猜想的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她在他一生中留下了灿烂的足迹,神奇的足迹,任何人也无法抹去。一种突然的幸庆、狂乱的欣喜,还有自由和新生带来的欢乐,都是她留下的馈赠。这时他对萨宾娜的爱由重开始转向轻。
正如作者所说: 在历代的爱情诗中,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。于是,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。负担越重,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,它就越真切实在。相反,当负担完全缺失,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,就会飘起来,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,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,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。 那么,我们应该选择怎么样的生活呢? 是重还是轻? 也许我们一直想寻求一个 轻 与 重 之间的平衡点,但是 轻重的对立最神秘,最模棱两可 。
随机推荐: 优惠券的官方网站 优惠券网站 天猫优惠券 淘宝折扣 返现网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